365bet怎么看直播

综研两会视点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综研两会视点 正文

综研两会视点 |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高质量发展


 

彭坚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发展和城市规划中心主任

 

 

与党的十九大报告一脉相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明确和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求各地从国情出发,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把群众最关切最烦心的事一件一件解决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和人的全面发展。这种社会主义标签化表述,为前行迷茫中的调控者、走了弯路的探索家,以及把改革开放等当做目的而不是手段、为改革而改革的主政官做了温馨而坚决的方向提示——“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要服务建设和完善社会主义的大局。这十分及时,非常给力,笔者对此不能拥护得更多了。

《政府工作报告》围绕“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阐述了政府今年部署的一系列重大任务,包括三大核心如“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敢闯敢试,敢于碰硬”和“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若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规律出发,那么所有的举措、对策、工作等,都可以归纳为建设高质量生产力为建设高质量生产力而优化生产关系两个抓手。因此,《政府工作报告》通篇只聚焦一个主题,那就是围绕新时代的“一个中心、两大抓手”而努力奋斗。其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创新型国家、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扩大消费和促进有效投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等属于建设高质量生产力的范畴,加快精准脱贫、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等属于优化生产关系的范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词藻形象虽然土旧,在新时代下提及似有点食古不化之意味。但是,传统的并非都是糟粕,很多时候“旧即是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规律虽然并未在报告中被明确提及,但在过去、现在、将来一刻也不懈怠地的支配着社会主义的建设发展实践。

为什么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为什么要归纳、解读为新时代的“一个中心、两大抓手”?因为发展所至形势所迫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生产力亟待发展是基本国情。为此,我国鼓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老三大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工农、城乡三大差别)为生产关系,以合法合理的贫富差距为动力,来匹配、激活生产力这个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40年来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巨大成就,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人民生活水平持续提升,世界为之侧目。

时至40年后的今日,生产力已经一骑绝尘而去,将不善于自动改变的生产关系远远抛在身后。伴随着产业升级、城市化进程的深入,以老三大差别为特点的生产关系已经演变为以新三大差距为主导的生产关系脑力体力劳动差别已经转化为收入、财富差距并存,工农差别转化为行业差距、实体虚拟部门差距并存,城乡差别转化为城乡、区域差距并存,部分领域呈现两极分化之势。2016年我国基尼系数维持在高位的0.465;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显示,我国财富基尼系数高达0.732017年中国500强企业中,245家制造企业总利润仅为6家银行利润的一半。

日益不适应的生产关系当前突出表现为不正常的分配和再分配关系,已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高质量发展,人民群众的不满和失落随之越来越多。例如,建设高质量的生产力需要落实“中国制造2025”、“创新型国家”战略和更多地依靠实体经济;内外总需求不振、成本激增和不确定的国际环境,使得实体经济进入精细化竞争发展时代,需要更多的依靠知识、科技、熟练技能而非规模化发展时代的土地、普通劳动力等传统要素。

然而,大多数知识业者、技术人才、高素质产业工人以及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大多数基层公务员们,主要依赖工薪收入(更不用说普通劳动者),在过多货币供应量的环境下,在教育、医疗、居住等生活必需品成本普涨形势下,缺乏手段和渠道来扞卫实际购买力,逐步成为财富隐性转移分配格局下的最大受损方。老市民们和源源不断进城、白手打拼的新市民们,由于财富积累和生活成本转嫁手段的差别,进一步固化而不是缓解了各方实际收入的两极分化。这造成了需要与老少边穷地区绝对贫困群体同等关注的城市“相对贫困”群体,后者也是生产关系畸化的重要注脚。难怪萨缪尔森《经济学》在分析贫穷的原因时承认:“收入的差别最主要是由拥有财富的多寡造成的”;“和财产差别相比,工资和个人能力的差别是微不足道的”;“这种阶级差别也还没有消失”。在新时期可以套用萨缪尔森的一句话:“今天,较低层的或知识、技术阶层的父母常常无法负担把他们的子女送进商学院或医学院所需要的庞大费用——这些子女就被排除在整个高薪职业之外”。

这种生产关系不仅影响创新要素的集聚稳定性,加剧实体经济引进、留住人才的挑战,而且抑制社会总需求,成为国家经济结构转型的重大桎梏。以脱实入虚的房市为例,民间有句话糙理不糙的俗语是“谈起房市,无心房事”。再进一步分析,则是“房事无心、二胎无望、消费无力、转型无依”。由此可见,畸形的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不仅造成人民基本生活需求痛点无数,而且直接影响实体经济转型发展的创新要素支撑和更大范围内的内需启动。不加快解决这个重大战略问题,加紧强健自身体魄,那么也难以抵御外部威胁和敌意的觊觎。坚持“一个中心、两大抓手”完全是形势逼人、时不我待了。

非常欣喜的看到,政府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力度,为了人民的福祉,为了建设一个高质量的生产力而强力优化生产关系(分配关系),包括精准扶贫攻坚战、税制调整、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更好解决群众住房问题、强化民生兜底保障等举措。同时,还需要进一步根据现实国情,拿出有效措施,改善城市“相对贫困”群体的生存发展现状,提升生产关系的格局层次,去适应即将到来的更加先进的社会主义生产力。需要指明的是,反腐同样是优化生产关系的关键举措。当前阶段,腐败的经济润滑剂作用已经远远低于干扰正常市场秩序的负效应了。毫不回头地加强反腐,就是断绝权力寻租,抑制那些精于权钱交易的政企单位,为那些拙于权钱交易、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实业家们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我们坚信,在党和国家的正确领导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步一个脚印去干,能够比现在干的还要好很多倍,能够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打好坚实基础。让我们邀请世界继续为之侧目吧。